1. <span id="tsqqf"><output id="tsqqf"><nav id="tsqqf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      <ol id="tsqqf"></ol>
    2. <optgroup id="tsqqf"></optgroup>
      首頁 > 觀點
      吳剛觀潮丨情是何物,一往而深

   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      打開微信,點擊 “ 發現 ” ,使用 “ 掃一掃 ”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      團結報全媒體記者 吳剛

      1

      竊以為,中華古典文化中,關于人間情愛的最精煉最深刻最極致的文字,莫過于“問世間,情是何物”和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”兩句。

      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”出自湯顯祖劇作《牡丹亭》題記,后來化作了四字成語“一往情深”。個人覺得這樣化用是失敗的,帶不起共鳴,因為原句的精華不在“一往而深”,而在“不知所起”——愛你,卻不知道為什么愛你,那么這愛,便純粹,便是真愛。

      這里重點要說“情是何物”。因為在《神雕俠侶》的開頭,李莫愁陰魂不散的出場方式,便是陰森森地飄來一句“問世間,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許”,令人毛骨悚然。李莫愁曾在我湘西沅江上連毀六十三家貨棧船行,就因為她的情敵,名字中有一個“沅”字。

      “情是何物”出自元好問詞作《邁陂塘·雁丘》。元好問,號遺山,鮮卑族拓跋氏人,生活在南宋時期的北方金國。蒙古滅金后,元好問交好忽必烈重臣耶律楚材(契丹族),拼盡全力保護中原文化典籍和北方文人,是中華文脈綿延不絕的重要功臣。

      元好問還有一首《邁陂塘·蓮根》,開頭便是“問蓮根,有絲多少,蓮心知為誰苦”,也曾紅極一時。問情問苦,元好問果然好問,也問得好。

      苦情的又何止李莫愁一人?光《天龍八部》一書中,就有天山童姥、游坦之、阿紫、康敏以及段王爺的一眾情人。

      世間總有更苦的情。林黛玉苦不苦?都去葬花了怎不苦?但絳珠仙子至少每日錦衣玉食,十指不沾陽春水,比餓著單相思的茫茫凡人,包括光頭的儀琳小師妹,強得太多了。

      2

      在讀金庸之前,我以為“父母之命媒妁之言”才是古代中國婚戀的主場調性。

      但金庸以星河般壯麗的想象力,為我們編織了燦爛的、多元的、紛繁的愛情,讓人讀來或無語凝噎,或熱血沸騰,或悲憤莫名,或暗自歡喜。

      “四張機,鴛鴦織就欲雙飛??蓱z未老頭先白,春波碧草,曉寒深處,相對浴紅衣?!辩玫纳钜顾寄?、癡情呢喃,喚不回“不要神通,至死是頑童”(黃摩崖《金庸宇宙》歌詞)的周伯通。

      瑛姑唱的這段“四張機”,出自南宋曾慥收錄于《樂府雅詞》中的兩組《九張機》,為第二組第四首。我們再看看第一組中的第一首:“一張機,綠紗窗外夜星稀。蟲聲四壁秋如水,停梭不語,玉人心事,惟有一燈知?!?/p>

      一燈大師,你是照著前愛妃瑛姑愛唱的流行歌曲取的法號么?

      瑛姑原為“南帝”段智興的妃子,王重陽到訪大理國時,會點穴的周伯通遇上了愛點穴的瑛姑,情難自禁之下珠胎暗結。來自我湘西鐵掌峰的裘千仞,為了消耗南帝功力,打傷了兩人的孩子給南帝救,南帝這才發現愛妃有了別人的孩子,糾結中拂袖而去。于是瑛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孩子在痛苦中死去,一夜白發,恨意滔天?!暗赖碌邸蹦系劾⒍鴦h號,新手馬甲取名“一燈”。

      可憐的瑛姑,一邊要苦練武功誓殺武學天花板級別的一燈和裘千仞,一邊還要追回不負責任的野漢子老頑童,兩個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      而一燈大師的痛,自有“仙福永享、壽與天齊”的洪教主懂。

      3

      金庸世界中,最讓我動容的愛情,是張翠山和殷素素。

      少俠和妖女是在打打殺殺中自然而然愛上對方的,然后,他們被謝遜脅迫去冰火島,在船上定了終身,殷素素心中歡喜,給張翠山唱了一曲《山坡羊》:“他與咱,咱與他,兩下里多牽掛。冤家,怎能夠成就了姻緣,就死在閻王殿前,由他把那杵來舂,鋸來解,把磨來挨,放在油鍋里去炸。唉呀由他!只見那活人受罪,哪曾見過死鬼帶枷?唉呀由他!火燒眉毛,且顧眼下?;馃济?,且顧眼下?!?/p>

      “山坡羊”是眾多雜劇通用的曲牌名,格律寬松,各家略有不同。殷素素唱的這一段,來自昆劇《孽海記·思凡》。我聽過網上的正宗昆曲唱段,咿咿呀呀半天沒唱幾個字,有點等不起。記得我在初三課堂上第一次看《倚天屠龍記》,看到這里時,被感動得不行,于是順著劇中的情緒,自己哼著配旋律,一節課下來竟哼出了個“通俗版”,又嫌自己不專業,數十年來從未唱以示人。

      后來,殷素素果然如誓自裁。殷素素死前對張無忌說,“孩兒,你長大了之后,要提防女人騙你,越是好看的女人越會騙人”,每次看到這里,我總是忍不住眼淚打轉,不管是原著還是各個版本的電視劇,這一段都是催淚瓦斯。

      金庸真是狠。這樣真摯的愛情,既然未能偕老,便只能偕死。

      喬峰和阿朱的愛情也未能偕老?!叭吓Q蚩赵S約”(《天龍八部》第二十三回)的章節名,加上《情愛幾多哀》(香港TVB1982版《天龍八部》插曲)的旋律,痛不痛?痛徹心扉!

      張阿生與韓小瑩的愛情,還沒怎么開始就已經結束?!皼]有月,也不見星;迷茫路,伴孑影……”(香港TVB1983版《射雕英雄傳》插曲《千愁記舊情》)痛不痛?痛徹心扉!

      葉二娘與玄慈方丈的愛,依舊是偕死之局。一路幸運王炸過來的虛竹,空有一身絕世武功,卻只能抱著剛剛認識的親爹親娘尚有余溫的尸身哭。痛不痛?痛徹心扉!

      以至于,我有很長一段時間認為,愛情,惟有變成悲劇才算完美。

      不痛的愛,那還是愛么?

      啊,多么痛的領悟。

      4

      最讓人無語的愛情,屬于張無忌。

      周芷若愛不愛張無忌,我迄今為止都不知道;趙敏愛不愛張無忌,愛,但有一種富家小姐輕易搶奪草根愛情的既視感,顯得不怎么純良;殷離愛不愛張無忌,愛,但蛛兒表妹真正愛的,其實是張無忌的馬甲曾阿牛;小昭愛不愛張無忌,或者愛吧,又或者不是愛吧,但是丫鬟愛主人式的愛,人格上不對等,不符合現代價值觀。

      反而是楊逍、紀曉芙、殷梨亭、楊不悔之間,兜兜轉轉,終歸恩消仇泯,圓了因果。

      最讓男讀者主動代入的愛情,一個是大理渣男段王爺,一個是怡紅小哥韋香主。無他,大多數普通男人的身體里,總跳躍著一顆海王的心,希望自己的愛情像蒲公英的種子一樣,多且輕,隨風紛飛見縫插針,只要落地就能生根。

      我和大多數宅男一樣,更喜歡韋爵爺——段王爺虛偽,韋爵爺真實;段王爺高富帥,韋爵爺矮矬窮——韋爵爺更像投胎失誤的我輩,死皮賴臉搶阿珂,啪啪打臉玉樹臨風的富二代鄭克塽,這種令人十分愉快的情節,即便不是現代爽文的標準橋段,也是現代爽文的邏輯鼻祖。

      金庸用生動的筆墨,描繪了發生在古代中國里鮮活的通俗的愛情。

      5

      其實古代文人也有寫通俗的愛情,“三言兩拍”和《聊齋志異》都有,都是古代文人關于愛情的“美好”想象。

      然而我十分不恥這種想象——我們來數一數,《牛郎織女》《追魚傳說》《田螺姑娘》《天仙配》《白蛇傳》《柳毅傳》《寶蓮燈》《西廂記》甚至《杜十娘》,哪一篇,不是卑微男人幻想被強大女性拯救的意淫之作?

      即便傳世版的《梁?!?,也被描述為富家女祝英臺看上了窮書生梁山伯?!巴踝诱裙鳌敝愑⑿壑髁x的劇情,我們基本上沒有。

      在中國這樣有著悠久“門當戶對”觀念的傳統社會里,居然誕生了一大堆貴女配窮男的鬼扯故事,實在是一個非常奇怪的文化現象。

      鑒于此類作品大多成熟于明清兩代,我覺得,這很可能是科舉失敗者逐步增多后,占據了民間故事講述權的結果——這類作品對窮男品質的描述,主點贊詞為“孝”和“慧”,卻很少說“勇”和“信”。說“孝”,是因為儒家有《孝經》,且自漢代以降歷代都號稱“以孝治國”,代表了道德正確;說“慧”,是因為“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”,慧就是能讀書,代表了發展價值。不說“勇”,是因為讀書人大多數手無縛雞之力,根本勇不起來;不說“信”,是因為窮書生一無所有,沒有用來履行責任的硬實力,同時還方便窮書生始亂終棄。

      主角就是作者心里的自己。于是,這群不能打的弱男,化名為許仙、董永、牛郎、張生、梁山伯、寧采臣等,從“耕讀傳家”的自欺中獲得心理優勢,幻想著哪天白撿一只狐仙、鬼仙、天仙——“書中自有顏如玉”,嘖嘖,一語道破天機。

      只能說,這些雄性斗爭的失敗者,就連精神中的某些東西,也在不知不覺中被去勢。

      好在,金庸用他的精彩至極的小說,告訴我們,即便在封建禮教之下的古代中國,愛情的樣式,也多姿多彩,也蕩氣回腸,且從來沒有脫離人類文明的基本規律——

      情之一物,隨遇而起,一往而深。


      作者:吳剛編輯:胡迎贏
      相關稿件
      亚洲日本va午夜中文字幕,一个人看的www视频播放,末成年女啪啪免费,曰批全过程免费视频观30分钟,尤物免费在线播放观看视频,一区在线观看
        1. <span id="tsqqf"><output id="tsqqf"><nav id="tsqqf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          <ol id="tsqqf"></ol>
        2. <optgroup id="tsqqf"></optgro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