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pan id="tsqqf"><output id="tsqqf"><nav id="tsqqf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      <ol id="tsqqf"></ol>
    2. <optgroup id="tsqqf"></optgroup>
      首頁 > 觀點
      吳剛觀潮丨金庸世界與湘西世界

    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      打開微信,點擊 “ 發現 ” ,使用 “ 掃一掃 ” 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。

      團結報全媒體記者 吳剛

      1

      金庸在他的小說中描述的武俠世界,早已深入人心。

      先說門派。

      要論金庸小說中最瀟灑最高端的門派,首推北宋的逍遙派。逍遙派當然很“逍遙”,個個都是天資不凡的帥哥美女,武功之外,醫卜星象、機關器械、琴棋書畫、奇門遁甲、農田水利、經濟兵略,無所不通,無所不精。

      其次當推少林派。千古名剎、正道魁首、底蘊深厚,除了明面上的大批一流高手之外,還盛產各種猛人,比如掃地僧、斗酒僧、火工頭陀等等。

      有少林和尚,不能沒有武當道士。但金庸小說中的武當,也就是一代宗師張三豐和沖虛道長兩位,才華氣度令人欽佩,余者不過中人之資。

      道士教派還得說說全真派。全真派出了不少上不了臺面的人物,但全真七子中的丘處機,個性十分鮮明,高興了把酒豪飲,不爽了提劍砍人,是一位古道熱腸、正直剛烈的沖動人物。

      再就是明教,或者魔教、日月神教,當真是人才輩出,行事詭異,為金庸兩本小說提供了明面上的“反派”,東方不敗、任我行以及能彈奏《廣陵散》并能與知音同死的曲洋長老,風采姿容,令人神往。

      此外還有五岳劍派、丐幫、天地會、紅花會以及三十六峒、七十二島等大小幫派勢力,以及大理段氏、姑蘇慕容等武道世家,一起構成了一個多姿多彩、快意恩仇的金庸江湖。

      2

      再說武功。

      逍遙派的武功也很“逍遙”,包括海納百川的北冥神功、化用無窮的小無相功、返老還童的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、羅襪生塵的凌波微步等等,深得《逍遙游》“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氣之辯,以游無窮者”之道家精髓,既輕靈飄逸、又威力無窮。

      少林武功以伐骨洗髓的易筋經內功為根基,外功絕技多達七十二種,樣樣都是上乘武學,質高“量大管飽”,講究一個雄渾剛猛、慈悲豪邁,具現了“佛法無邊”的博大威力。

      武當武功源自少林,一代宗師張三豐,以百歲高齡自創太極功,十分“牛叉”。

      還有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、姑蘇慕容的斗轉星移、獨孤求敗的獨孤九劍、丐幫的降龍十八掌、陽頂天的乾坤大挪移、田伯光的快刀、朱聰的妙手以及風清揚的無招勝有招,端的是各擅勝場,百花齊放。

      重點要說九陰真經、九陽真經以及葵花寶典。這三種功法,都是金庸世界的天花板武功,都是掀起血雨腥風的不祥之物。九陰真經為黃裳所創,黃裳是宋徽宗指派整理天下道藏的文官,浸淫道家訣要日久,忽然一通百通,一刀拉滿戰斗力,實現秒滿級;九陽真經是一位不認同九陰真經的少林僧人所創,偏要與之陰陽相悖;葵花寶典,必先自宮,不愧是太監所創——感覺明朝太監都是高手中的高高手,可止小兒夜哭。

      還有“與中土武功大是不同”的明教圣火令武功,竟然來自波斯,為“山中老人霍山”所創。這個“霍山”的原型,是波斯刺客組織“阿薩辛派”(暗殺派)的創始人哈?!け尽に_巴赫(“霍山”應為“哈?!敝糇g別體),阿薩辛派筑“鷹巢”城于厄爾布爾士山脈,旗下刺客肆無忌憚刺殺各國顯貴,橫行西亞186年無人敢惹。13世紀中葉,狂妄的阿薩辛派竟然派人去刺殺蒙古大汗蒙哥,撞到了鐵板上,旋即招來旭烈兀一舉掃滅鷹巢城,還屠了城,“刺客聯盟”自此煙消云散。

      3

      有門派,有武功,就有了江湖,有了恩怨,有了故事,衍生出一個既脫胎于現世、又超越于現世的“設定世界”——金庸世界。

      武俠被稱為“成年人的童話”,而金庸武俠是“童話中的神話”。

      “神”即超凡。

      金庸世界之所以笑傲古今中外,不僅僅因為其武功寫得多么厲害,更因為這些厲害都以我們耳熟能詳的現世邏輯為根,延展出更宏大的體系,讓人很容易就代入其中,然后愿意去相信:故事就應該這樣發生,武功就應該這樣絢爛——若有機緣,我上我也行。

      金庸用同樣的手法演繹了他眼中的湘西,使之成為金庸世界中有著獨特運行規則的特殊世界——既是金庸世界的一部分,又別致于尋常的金庸世界——更詭譎的超自然力量、更詭譎的超自然場景、更詭譎的超自然事件。

      于是,金庸世界與“神秘湘西”這個概念構建的湘西世界,重合了。

      于是,金庸小說中描寫的湘西神秘,恰好“實證”了我們旅游品牌的“神秘湘西”。

      于是,金庸對湘西的描寫,對我們今天搞文化旅游業打出的“神秘牌”,有了關聯性助力功能——金庸的小說場景,對湘西的文旅產業,具備了某種“賦能”的能力。

      4

      倘若暫時擱置“迷信”的爭議,一個被公認神秘的湘西世界,是很有旅游號召力的。

      放蠱,養蠱女通過蠱蟲對目標施加超自然力量;趕尸,趕尸匠通過特殊儀式對目標施加超自然力量;落洞,自然神靈對小媳婦大姑娘施加超自然力量;符咒,巴代(苗語,指能夠溝通神靈和先祖的法師)通過咒語、符文、手訣等方式獲得超自然力量——這,就是湘西的四大傳說,且不管我們承不承認,這些傳說已然通過金庸世界的描述,以及數百年來其他各種形式的描述,成為外人對“湘西世界”的基本印象、足以激發條件反射的固化認知——這,就是湘西文化稟賦中重要的組成部分,或許還是排他性的組成部分。

      竊以為,文化稟賦對于當下的生產生活,無異于“工具”。而“工具”都是中性的,就像菜刀,用來切菜就是好刀,用來砍人就是兇器,完全取決于使用者。

      所以,我們似乎也可以用金庸的視角來呈現我們的“神秘湘西”,以此助力文旅產業的發展,或有驚喜亦未可知。

      作者:吳剛編輯:胡迎贏
      相關稿件
      亚洲日本va午夜中文字幕,一个人看的www视频播放,末成年女啪啪免费,曰批全过程免费视频观30分钟,尤物免费在线播放观看视频,一区在线观看
        1. <span id="tsqqf"><output id="tsqqf"><nav id="tsqqf"></nav></output></span>
          <ol id="tsqqf"></ol>
        2. <optgroup id="tsqqf"></optgroup>